美文網 - 常閱讀,多交友!
位置:美文網 >情感美文 >愛情隨筆 >文章內容

杏花箋·路過江南遇見你

2017-04-13 20:56來源:美文網作者:柳若憐點擊:7072...

        <一>竹枝院,杏花箋,綺陌香飄柳如線。行云澗,翡翠盞,畫境仙子卷珠簾。踏歌橋畔,流鶯唱晚,扶簫半憶蝴蝶泉。鳶影微寒,韶華素淺,依舊絲雨戀江南。
  那時,揚州三月,春風若剪。畫舫里的琵琶聲,一曲幽怨,徐徐吹皺半江春水,整宿未眠。古街對弈的老者,相坐青石板,絮聒著已逝的錦瑟華年。我聽說,那個廿四橋邊,曾凝眸三生的少年,紫劍生虹,白衣勝雪,至今仍在癡癡守候,某位女子,轉世的容顏。
  我流連在姻緣樹前,為你許下宿世的箴言,卻只換得,半生的蝶影翩躚。不知南國,又迎來了第幾個春天,蘭若寺外的桃花,已盛開了千年。村落的積雪,融化在紅鯉潭,寨下的溪水開始潺湲。
  不知那是誰的琴弦,淺薄了你的詩篇;又是誰的龍泉,劃傷了我的心愿?柳葉青青江水平時,我聽見,斷橋邊的岸芷汀蘭,依著吳娃小艇的菱謳,在故鄉的二分明月下,款款低喃,仿佛在淺憶著我們,那段恍若隔世的塵緣。猶記得,那時的我,傻傻得想用一生思念,邂逅你,在那五柳先生,筆下的世外桃源。
  然而,今生的我,為你遣詞了太多委婉。你那一去,已過弱水三千;我這一等,便是滄海桑田。洛書中的故事,依然在輪回間上演,你還在畫閣上獨坐嬋娟,歲月卻無端地,朦朧了我的雙眼。從此過客人間,錯過了任何有關你的畫面。
  
  <二>聞說,花借琴心來戀蝶,蝶卻誤了花一生。
  姑娘,是否每次思念你的時候,你的笑靨,都會如落花般嫣然?如果青春不曾擱淺,我是否還能在,綠楊煙外曉寒輕時,再與你,共泛一回葭川?那時,你的三寸橫波,定如夏荷般瀲滟。
  姑娘,那夏夜的流螢為何都不見了?是不是它們都飛往天涯海角,尋找各自的緣分去了?你說,那漫天璀璨的星星,是不是月亮,前世流下的眼淚?你又是否愿意,用一生陪我守護,那一場叫做相思的宿醉?
  姑娘,紫藤蘿花飄零的時候,你是否讀懂了候鳥歸時的落寞?紅塵易舍,浮生未歇。在這云蒸霞蔚的季節,注定了我們都將成為情感的癡者。那庭院的杏花疏影,在昨宵的別夢中斑駁,我倩來東籬菊花的陳釀,與你共邀南山對酌。你是否依然記得,那時,我們曾在南山腳下,種下的月光?
  心未酲,夢初涼。枇杷樹前,我又一次為你,撥動了那根氤氳的琴弦。
  一聲很響。所以,一生很想。
    
  <三>曾經,一把花鋤,黛玉含淚葬了誰?而今,桃園依舊,變的只是故人心;曾經,一段拈香指,彈徹了誰的風花雪月?而今,半陂相思雨,暈破了無數離合悲歡。三生石畔,誰的思念被歲月流轉?姻緣樹前,誰的記憶被時光淪陷?試問:那個消失在人海茫茫中的輪廓,可是最初的你?你可知,那個曾于佛前涅槃的我,至今徘徊人間。自與你訣別后,這紛紜大千,徒留下,漸行漸遠的自己,再也尋不回當年。
  姑娘,你是誰家的城堡,為何寂寞得飛不進一只鳥?這一世,我又踏楊花過謝橋,只為你一人,畫地為牢。你是否知曉:銀字笙調,心字香燒時,流光容易把人拋?紅了櫻桃,也綠了芭蕉。
  姑娘,故事里說,沒有開始,便是最好的結局。我,始終不信。可否容我問一句:那瑣窗朱戶、月橋花院中,梧桐葉一片一片地凋零,是為了尋找更好的歸宿,還是因為,樹的不挽留?
  姑娘,五百年前的你,是否就是那朵水做的芙蓉?搖曳在周敦頤家的半畝荷塘中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。那般清新淡雅、玲瓏剔透,恍若從未經世俗的雕琢。
  姑娘,這一生,除了你,還有誰能做我的回憶?其實,世間本無天長地久,可我們又不得不去凝望那細水長流。也許僅是一盞,用紅豆熬成的粥,抑或是一段,用織錦回文過的溫柔。我只是想,消磨一生的期許,將你守候。那時,在姹紫嫣紅的春季,我們可以約在庭院中,品品香茗,種種楊柳;到深秋以后,我們便漫步于菊花臺邊,掃掃落葉,訴訴心憂。
  殊不知,落葉隨風逝,飛花逐水寒。逆光薄暮里,簾卷一下黃昏;常常別一次,便錯過了今生。  
  
  <四>琴奏縠紋,簫鳴蒹葭。花落時,憑誰念,曲苑籬笆;弦斷后,留誰聽,剎那芳華?江南秋鴻渺,西湖雪初絮。嫁衣坊的女子,仍在將素眉淺畫。一聲嘆息,化作相思千縷。誰還記得,那年那月,青梅如豆,環珮叮咚?君知否:誰的心事,被流云叆叇成了謎題?誰的諾許,被煙花葳蕤成了憂傷?君可憶,蘭若惜,曾惹醉,一簾紅雨。
  據說,釋迦牟尼,曾了悟的那株菩提樹,前世是一位愛他的女子。那時,佛在梵剎中頓悟,貝葉書跌落了一地的皈依,氤氳千世輪回。他誦盡所有往生的佛法,始終未能,將那女子點化。佛曰: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才能換得,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。但他萬萬沒能料到,便是那么一次回眸,便誤了,某個女子的前世今生。
  姑娘,是不是人生一世,總要被歲月,或情字傷一次?為何在流年的舊當鋪里,我把深情,典當成情深,卻依然無法將你讀懂?是不是,那部叫做時光的劇本,無論怎樣改編,也無法讓我們回到過去?
  姑娘,他們都說,回憶是老來的消遣,我真的怕自己,等不到那一天。是不是,每一次彤霞播紫、靛水琢云時,我們的憂傷都會蒼老?也許等到,這杏花箋中的情書,寫到第一千零一頁的時候,彼此間的過往,都將化作天方夜譚。那時,無邊的傷感,將爬滿我的指尖。我苦苦執筆,卻再也寫不出,當年的海枯石爛。
  姑娘,曾經,你躲在桃花塢里;如今,我仿佛登臨仙境。欲重拾你腳步下的足跡,卻在江南,草長鶯飛的回憶中,找不到點點滴滴,任何有關你的氣息。于是,我盈一縷憂傷,向上天祈來半芰荷香,想在桃葉上,繪出你的芳容。不料,依依睡意,最終只能躺在花瓣中,惹上一身緋紅。
  姑娘,這一世,夢回鶯囀,亂煞年光遍。我又輾轉來到你的江南。長亭外,古道邊,芳草碧連天。初春的苔痕,早已侵蝕了,古街里的青石板。當年在這兒,圍棋博弈的老者,已鬢發斑斑。我聽說,那個廿四橋邊,曾凝眸三生的少年,紫劍生虹,白衣勝雪,至今仍在癡癡守候,某位女子,轉世的容顏。
  姑娘,如若時光準允,我愿,消磨畢生的光景,做你故事中,曾說過的那樣一個人。即便我明白,就算耗盡今生的修行,來策馬馳騁,也無法,尋覓到你的聽聞。
  姑娘,他年若隔世,我再一次路過江南時,是否還能遇見你?那時,你大概早就,不記得我是誰了吧。 
        2014.4.18

  • 192
  • 11
    網友評論
    評論(...
    全部評論
    柳若憐柳若憐

    作者積分:100

    作者等級:注冊會員

    三分彩开奖结果 正彩彩票网址 39彩票游戏 华为彩票群 闲来麻将招代理吗 英雄联盟手游 开办论坛如何赚钱吗 yg就靠bigbang赚钱 10级金币中坦赚钱 手阅读小说赚钱 933彩票游戏 新生彩票安卓 皮卡赚钱拉什么 ag捕鱼王3d 欢乐捕鱼人赢话费是真的吗 做什么生意赚钱稳 赚钱是认知层面的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