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網 - 常閱讀,多交友!
位置:美文網 > >傷感文章 >文章內容

南墻根的香椿樹

2018-04-20 22:56來源:美文網作者:墨染傾城點擊:119...

山珍梗肥身無花,

葉嬌枝嫩多杈芽。

長春不老漢王愿,

食之竟月香齒頰。—康有為《詠香椿》

春天的風,清明的雨,喚醒了大地的姹紫嫣紅、綠滿大地,也催生了房前屋后的幾朵嫩芽。吃完晚飯站在收費站院子門口,偶遇外出歸來的同事,看著她手心露出紫紅色嫩芽,心中不由一喜忙上前問道,是不是附近村子里的香椿樹發芽了,得到她肯定的答復后,我的思緒被拉長,恍惚之間想起了老家南墻根的那香椿樹來。

在老家香椿樹是不多見的,即使有也是種在房前屋后閑置的地方,可喜的是我家的后院就有一棵水桶般粗壯的香椿樹。它靠院墻而生,從地面向上六七米的地方,分作兩杈然后又向上生長。話說香椿是很親和的植物,不嫌貧瘠,也不需要精心管理,便能生長得郁郁蔥蔥。

雨前椿頭嫩無絲,雨后椿頭生木枝。每年三月底四月初,香椿樹的枝頭上,便會長出帶有茸毛的嫩芽。初生的椿芽葉梗粗短,綠如碧玉;葉片厚實,紫里透紅,閃閃地泛著油光。滿樹的椿芽只有長到半指才可以采摘,這個時候的椿芽香味正濃,不老不嫩。香椿吃起來容易,采摘起來卻不輕松。因為香椿樹往往長得高大筆直,而香椿芽大多位于樹冠或枝頭,只能站在樹下用綁著鐮刀的竹竿往下勾。小時候,每到香椿可以采摘時節,我便瞄上了家里的這棵香椿樹。但是,家里人嚴禁我上樹采摘怕我受傷,我只好趁家里人午休的時候偷偷爬上樹,為此還時常在樹上蹭破衣服、換來母親幾頓挨揍,但兒時的我依舊樂此不疲,喜歡爬樹掏鳥挖,摘香椿。

我記得當時我還問過爺爺:“我們把香椿樹的樹芽都采摘下來,樹不會死吧。”爺爺笑說:“傻孫子,你看咱家每年采摘椿芽的時候,總會留一些主杈的嫩芽,這樣既能讓你這個“小鬼頭”吃到椿芽也能讓樹長大。爺爺說不出什么大道理,但是你只要記得以后你長大了,無論干什么都要記得,不要把以后的路堵死,這是做人做事的底線。

有關香椿,還有幾個傳說。據說,曹操當年把家鄉的香椿當作貢品送給了漢獻帝,漢獻帝甚是滿意,曹操由此更得賞識;再者就是,王莽當年追劉秀時,追到劉秀的老家荊州南陽郡蔡陽縣白水村的香椿樹林中,茂密的香椿樹林幫劉秀躲過一劫,劉秀稱帝后,封香椿為鎮宅之樹,大有先人房前屋后種香椿,我想爺爺也緣于此故吧,所以我家老院子有棵香椿樹。

中國人吃香椿歷史悠久,早在漢朝,香椿就和荔枝一起作為南北兩大貢品,進貢到宮廷。關于香椿的吃法比較有名的有兩種:一種是香椿芽炒雞蛋。將香椿洗凈切碎,下沸水稍焯,撈出切碎;雞蛋磕入碗內攪勻;油鍋燒熱,倒入雞蛋炒至成塊,投入香椿炒勻,加入精鹽,炒至雞蛋熟而入味,即可出鍋。另一種是香椿芽拌豆腐。挑幾簇鮮嫩的椿芽,切碎了,與切成小塊的豆腐拌在一起,倒上點醬油、香油,吃一口真是滿口清香。

后來,家里翻新老屋的房子,沒辦法砍掉了這棵香椿樹,連同逝去的還有我的童年。往后的日子再想吃的話只能去集市購買,可總沒有老家那香椿芽香。如今,老家那香椿芽濃濃的香味不只是留在我的唇齒間,而是留在了我心里。

“春醒香椿樹,一夜努新芽,風戀虬枝勤點色,燃亮簇簇小火把……”如今,爺爺教我的兒歌還回響在耳邊,爺爺已去了天堂。時光流逝中,我的思念如香椿芽般長了一茬又一茬,我的記憶也依附著這孤高的植物瘋長。我想,天堂里一定也會長出簇簇帶著思念的小火把的,愿天堂里的爺爺一切安好。

  • 277
  • 220
    網友評論
    評論(...
    全部評論
    墨染傾城墨染傾城

    作者積分:100

    作者等級:注冊會員

    三分彩开奖结果